留學百萬回國工資4千?美國硅谷教父“炮轟”張雪峰式選專業:別陷入有限遊戲怪圈!

Zhenbang

端午安康

畢業季,留學生找工作的話題總是被反覆提及,家長們更是希望能夠從高中就做好專業和未來職業規劃,計算機、金融進入了他們的專業名單。


尤其是最近斯坦福博士到鄉鎮當公務員事件後,討論熱度更高了。


甚至有家長表示,計劃讓孩子本科畢業就去考公!


硅谷創業教父、Y-Combinator創始人Paul Graham卻警醒大家千萬不要以“有限遊戲”的思維來選專業和看就業!一個社會過分地設置和玩耍有限遊戲是每個人的悲哀,社會應該允許更多的無限遊戲。

畢業生找工作難已經成爲了一個全球性話題。迷茫的學生和家長們將目光轉向人生導師尋找意見。很多人生導師都也紛紛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最火的還要數張雪峯提出的“打死不學新聞學”、“多掙錢要選理工科”等觀點,他的建議是"寒門"的普通人家視角相互契合,在這些裏家庭中間格外受歡迎。

即使同意其對教育所提的質疑(包括教育價值缺失和需要革新,以及社會就業體系中的種種弊端),我覺得也不要給與之觀點不同的冠以"壞人"或者害人的"理想主義"的標籤。

誅心或者陰謀的迫害言論的觀點往往是對自己的傷害。他所提供只是一個視角,但一個視角就掩蓋了其他的視角。但是,他提的問題的對應策略就值得每個人去思考。

無獨有偶,美國的硅谷創業教父, Y-Combinator的創始人Paul Graham 最近也寫了一篇兩萬字的長文《如何做出偉大的工作/How to Do Great Work》。

△文章原文:http://www.paulgraham.com/greatwork.html(文末添加小助手,可以領取中文版)

這篇文章在我的朋友中廣爲流傳,有幾個朋友把這篇也推薦我讀。於是我也把這篇文章打印出來,認認真真讀了。這篇文章所提供的視角和張雪峯的視角形成了極強烈的對比,幾乎是黑白一般的對立。

Paul他作爲硅谷教父和暢銷書作家,孵化了幾十家獨角獸企業。儘管張雪峯只是一個畢業於無名院校的“網紅”,我們也不能斷定他的觀點錯誤或無意義。

只是他倆的觀點對比起來特別有趣,相信可能引起讀者們思考,大家可以自行判斷。這也是我寫這篇文章的初衷。

在對比的過程中,我反思是什麼造成了人們教育觀如此的如此大的差別。

首先,我想到的第一個原因就是他們把生活分別當作了有限遊戲(博弈)還是無限遊戲(博弈)。這個區別導致了思維方式和心態的區別。

我覺得不能簡單排除兩種遊戲的存在和其存在的意義,而是要學會有效地識別和切換於兩種遊戲之間。其實這兩種認知也決定了我們對風險的感知和態度。

最後我將談談各種家庭境遇下和在人生不同階段,我們對風險和優先級的分配。後續還會寫寫興趣的作用和工作的計劃性等其他有趣的話題,有感興趣的話題可以留言和我分享。


有限遊戲與無限遊戲

我認爲這個問題是一個教育觀,甚至人生觀的一個根本問題,其實更是我們教育觀念的基礎。紐約大學的退休教授James P. Carse早在1987年就寫了一本書暢銷書《有限遊戲與無限遊戲》,這本書的中譯本在微信讀書裏有。我們先來介紹一下這兩個詞。


01

有限遊戲的目的取勝爲目的

分出輸贏爲遊戲的結束,贏的會拿走全部。可能的包括下盤棋、兩個人吵架,一場戰爭,高考升學或失學等。

02

而無限遊戲是以延續爲目的

比如婚姻、文化、宗教還有生命等等,在延續的過程中會產生出無數種可能性和結局。

這兩種遊戲的目的,定義,結果,策略,時間都有所不同。有限遊戲裏,目的是獲勝。有限遊戲的特點是外部定義的規則。

這些限制是預先定義的,玩家可以在這些限制內競爭獲勝。

雖然有限遊戲和無限遊戲得名的原因主要考慮遊戲的長度。但根據結果來命名,通常所用相關的術語是零和遊戲和正和遊戲。

零和遊戲就是我之所得就是你之所失去,你爭我奪。正和遊戲就是你我都收穫都有進步,並無絕對意義上的輸家。

如果把學習,工作和生活當作有限遊戲或無限遊戲帶來比較態度是截然不同的。如果認爲是有限遊戲,結果是零和原則,就很容易焦慮和內卷。有什麼樣的知識也不太願意分享,因爲幫別人就是害自己。大家爭搶的就比較激烈一些。

而如果認爲是無限遊戲裏,機會是動態的,是在遊戲進行中創造出來的,大家越積極正面和彼此需求,每個人成長的機會就多,那麼遊戲就越長,機會就更多。

比如計劃經濟分配工作的時候,大家工作機會的數目就是固定的。而自由的市場經濟下,市場有自我修正機制,只要有機會的地方,即使是微小的地方也會有創新的可能。

其實這兩種對生活的認知,也會衍生出稀缺思維和豐富思維。



兩種觀點背後的稀缺思維和豐富思維

覺得生活是有限遊戲的人,往往是更加悲觀。

因爲想贏,就會更容易看到資源的缺失,專注在稀缺的方面而發展出稀缺心態。

經常抱有有稀缺心態的,就會偏於悲觀和保守,更容易注意到情況的侷限性。

他們經常會感到沮喪、無能爲力、焦慮、憤怒和害怕,也容易更容易以受害者心態去做事。他們也會把更多的精力花在自己所缺乏的事情上。

他們的消極態度會降低他們周圍人的積極性並耗盡他們的能量。由於競爭的關係,會拒絕合作,在合作中也拒絕把功勞歸給應得的他人。看問題,也是喜歡看小處,從小處着眼,常常過分地規避風險。

他們也很難信任別人,缺省值是默認地懷疑。在人際關係中更容易充當索取者,對他人抱有更多地期望。也通過以將自己與他人進行比較地方式建立他們的自我價值感。

而把生活當作無限遊戲的人,往往會更加樂觀一些。

即使在糟糕的情況下,也會發現或認識到到各種情形之下所存在的機會和成長,所以他們能夠願意承擔責任來發揮領導作用。

他們也願意將精力花在新鮮的事物和新的可能性之上。由於看到了機會,感到充滿力量和也願意投入。他們更以自己積極的態度鼓舞他人心並激勵他人有出色表現。

他們願意分享知識,共同分享成功,也給他人歸於該有的功勞,從而與他人有着良好合作的關係。由於能從大的角度和事業出發而考慮問題,能看到風險所帶來的回報,所以也經常承擔風險。

在工作中他們願意看到他人的成長,所以願意信任他人,在這樣的過程中來領導關係。看到付出的機會所以更願意充當奉獻者,爲他人的成長和身心健康思考。以將自己與最好的自己進行比較來建立自我價值感。



如果以“有限遊戲”思維看專業和就業

在我看來,張雪峯傳遞的思維是個典型的有限遊戲零和遊戲下的稀缺思維。那他錯了嗎?我不願意用錯誤來定義。作爲幫助學生報志願的“導師”把升學當作黑白分明的有限遊戲是這個生意的存在的前提。

這也是大多機構所必須操縱的一個心理遊戲,必須把這個有限遊戲從無限遊戲中剝離出來,誇大其重要性,也是焦慮的很大一個來源之一。

如果您讓一個以生活爲無限遊戲的理念給孩子報志願,那麼將是冗長的不確定的過程,這將必須成爲一個人生導師來長期跟進輔導,這個“生意”就不大可能存在。

事實上,考試,錄取,找工作的面試基本都是有限遊戲。這是由於技術可行性(technicality)所導致的。

我一直在說盡管軟能力很重要,但是在升學的過程中很難以軟能力考覈學生,暫時不說公平的問題,考核技術上不太可行,容易作假,很多學校都沒有足夠的資源去考覈學生的軟能力。

所以大家就設計出了高考,SAT,考研等以標準化考試,簡單粗暴,快速高效。即使在美本申請中標化和硬指標也是重要的考覈因素。

記得當年準備出國的時候,當時還在上高中的弟弟就給我寫了一封長信:

中國的發展即將開始,關鍵的職位都是佔一個少一個,最好先佔一個位置,等你想回來這些位置就都沒有了。

佔位置不是水平問題。他這就是典型的有限遊戲思維。我很難說他是錯的,很欣慰自己的弟弟當時不到20歲就有這樣的思想。但對我來說,不能去探索未知的世界是不能容忍的,不能有很好的經歷和挑戰認爲是無法立足的。

不太成熟的我覺得不想未見風雨就歷彩虹。佔在不該屬於自己的位置上,並不是應該沾沾自喜的事情,而也是一個折磨和痛苦,可能會導致悲慘。

一定數量的有限遊戲是我們需要的,它將是長期的客觀現實的存在。但是我們應該看到有限遊戲的侷限性和傷害。一個社會過分地設置和玩耍有限遊戲是每個人的悲哀,社會應該允許更多的無限遊戲。

當然這個無限性是有地域和時效性的,比如說市場經濟下,特別是經濟上升時期,規則就更像無限遊戲。而經濟衰退的時候,人們就更容易陷入稀缺的思維,對有限的機會就會爭奪的更厲害。



以“無限遊戲”思維看待人生

我們經常看到的一句話:沒有成敗,只有成長。

這裏頭半句話的成敗裏是有限遊戲,後半句話裏的成長是無限遊戲的概念。

我們去參加面試,面試是個有限遊戲,有錄取與否的區別。而但是我們要知道,這個有限遊戲是來自於有限遊戲,最終服務爲無限遊戲的。

不要把生活泛化爲有限遊戲。我更願意他們歸爲有制約的無限遊戲。這裏制約包括生命,精力,人際等等資源。我們要在合理安排這些稀缺的資源上這些下功夫。

我們要學會合理地轉化和看待這兩種遊戲。不忽視但也不過分看重有限遊戲,把之當作人生地全部。我們華人學生地早期表現突出和後期差強人意,我認爲就是沒能很好地進行遊戲模式的轉化。人的後半生更多是一種無限遊戲。

Paul Graham則更一步解釋了爲什麼學習是一個無限遊戲:

當你接近知識的前沿,知識呈分形(fractural)擴展,從遠處看邊緣光滑,但一旦你學到足夠的東西接近邊緣,就會發現它們充滿了漏洞。

這些漏洞都是我們學習和創新的機會,這也就是我們古語說的學無止境吧。。

張雪峯一直宣揚的是我們需要"專業壁壘"。而我的觀點則是我們更多的在這些漏洞裏"尋縫搭橋"。(這也將是我另外的一篇文章的主題)。

Paul在擇業方面給年輕人的建議是:你選擇的工作需要具備三個特質:

1

首先,它必須是你天生擅長的;

2

其次,你對此有濃厚興趣;

3

最後,它提供了實現卓越成就的空間。

他又說到在實踐中,第三個條件並不需要過多擔心。因爲你只要足夠深入就會發現每個行業都有機會。而張雪峯的建議只關乎第三條,我從來沒有聽他說過天賦和興趣的重要性。

當然了,很多人並不理解真正的興趣,而是喜歡一些好聽和榮耀的事情。這是另外一個話題,我們以後會談。


「 寫在後面的話 」

樂觀與機會相輔相成

目前是一個經濟不太景氣的時候。經濟就會更偏向基本面,人們也更偏向玩佔位的防守遊戲。比如說農業和食品工業,能源工業。而職位上更看重更看重公務員和體制內。

這個是人的本性,但事實上這樣的選擇是擁擠的,道路是艱難的,性價比也不一定好。

當我們悲觀的時候,我們對世界的看法其實是扭曲的,妨礙我們判斷的。樂觀不一定是對的或者是有理由的。但樂觀能讓我們看清現實,更能有效地調動我們的潛力。

但是樂觀不是裝出來的,樂觀需要我們的認知,看到事情分形和動態的那一面。樂觀與機會相輔相成。有機會纔會樂觀,樂觀才能看到更多機會。

我也理解不同經濟階層的家庭,所能承受的風險不是同一個量級的。養家和餬口是每個人必然責任。但是不要把餬口當作生活的全部。我們的認知是一定程度上可以脫離境遇的。

我們在聽取建議時候,要更多聽取與自己意見相左的人,幫助我們打開更大的視野。

當天黑的時候,我們最需要看見光。光引領我們走向遠方。而那光不是顯現在高空,也不是不是在地平線。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


端午福利

👉6月8日  美國哈耶普斯麻文書+地圖

👉6月9日   19門A Level教材PDF

👉6月10日  2022 IB真題+IB 教材

👇掃描下方二維碼入羣領取👇




點贊&在看,及時收到推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