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basäder皮具店,如何同時做到手工和平價

本文由 Cool Hunting 授權《好奇心日報》發佈,即使我們允許了也不許轉載。 

在紐約 East Williamsburg 的工商業區,Elin Johansson 和 Philip Antonelli (以及他們的大學生助理 Claire)擠在一間 400 平方英尺(約 37 平方米)的工作室裡——另一位童裝設計師使用了另一半空間。這對夫婦剛好在一年前創立了 basäder這個品牌,並且實現了一項在理論上聽起來不可能的成就:Johansson 利用源於國內的高質量皮革來製造(純手工)原創皮質手提袋,手提袋全部出自他們在布魯克林的工作室,價格驚人地定在 240 美元到 330 美元之間。每個皮包提供終身質量擔保,並且 basäder 幾乎總是允許客戶對特定細節和尺寸提出要求。

一個老式工業用 Singer 縫紉機(少數能夠縫製厚皮革的縫紉機之一)放在工作室一角,另一角放著一個編織機。皮革工具和各式各樣用以啟發靈感的圖片裝飾了大部分的牆面,工作室佈置簡單,僅僅放著必要的工具來從零開始製造一個皮包。這個精簡的生產空間混搭了傳統和現代的元素,而他們設計簡潔的皮包也反映出了這一理念。厭倦了時尚界易損耗和標價過高商品永無止境的循環,basäder 的使命是創造出一般人能獲得的耐用品。

basäder 這個名稱是向帶給他們最大影響的荷蘭極簡主義藝術家 Bas Jan Ader 致敬。“我們不希望用一個有著特定含義的名字,讓人們會立刻聯想到其他東西,”Johansson 解釋說,“這名字聽起來也夠瑞典,”Phillp 笑著補充道。在描述他們的理念時,Antonelli 說,“它屬於非常 浪漫化的極簡主義’, Ader 的最後一件作品是駕著小帆船出海,穿越大西洋。他知道這麼做會丟了性命——那真是算得上他最後的作品,”堅持這種極簡的審美觀,basäder 的標識從外面並不能看見,而是藏了起來。

Johansson 最近冒險去追求自己的熱情所在。19 歲的時候,她離開了瑞典小鎮Östansjö,到紐約的時裝技術學院學習,並在大學期間通過共同的朋友認識了在羅德島長大的 Antonelli. 他們順利地過渡到了時尚界,Antonelli 為一家大型珠寶製造商進行網上營銷,而 Johansson 在 Helmut Lang 呆過一段時間後,成為了 Ralph Lauren 的全職設計師。每天從布魯克林的 Greenpoint 到曼哈頓市中心的通勤路上,他們有大量時間能夠討論自己的理想。“有天在列車上,Philip 說,‘我們為什麼不做包包呢?我都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你一定可以做出漂亮的包包,’”Johansson 回憶道,“我從未做過包包。我的專業是針織品,但有著長期做縫紉的背景。在我還小的時候我就開始做裁縫,全都自己手工進行——那是我愛做的事。”

Antonelli 給了這個主意後,Johanssan 馬上開始學習怎麼製造包包——購買工具試做、進行市場研究以及盡所能學習關於皮革的知識。她的投入有了回報:僅僅用兩款包包在 Etsy 上開了網店,結果受歡迎的程度足以讓 Johanssan 辭掉工作來擴大她的 basäder 系列。

Johanssan 在 Ralph Lauren 的經歷讓她幸運地發現了自己對男裝的鐘愛。“我還從未從男裝那裡獲得過啟發,直到有一天我不得不為男士進行設計。現在所有東西的靈感都來自於男裝,甚至當我製作女士手提袋和裝飾品時也是如此。”這一理念開始於 basäder 的啟發性圖片,這些圖片上大都是男模、假小子風格的女士、經典的皮包設計,甚至有特地為兩性設計的產品。“你不能判斷這是給男士的還是給女士的,”她說,“一直以來,我給自己找到一個包包非常困難——它們通常不夠簡潔,或者看起來女性元素太多。”來自於時尚設計前沿,這對夫婦因 Maison Martin Margiela 和 Jil Sander 不受時間影響的極簡風格,而將他們視作自己設計概念的啟發者。

這些給人靈感的圖片上還包括一件我們熟悉的 Cool Hunting 最喜愛的物件:Shinola 手錶和皮革物件。“我們真的很崇拜 Shinola。現在我們還未涉足錶帶製造,因此圖片上的手錶是來營造該客戶的氣氛和風格。”Johansson 解釋說。Antonelli 補充道,“他們的皮革來自 Horween,跟我們想用的一樣。我們所有的皮革,包括植物鞣革,全部來自美國各地的農場和製革廠,但現在我們正試著穩定到 Horween 這家芝加哥的製革廠。”這對夫婦敬佩 Shinola 以及 Allen Edmonds 等品牌,是由於他們也是從家庭工作室開始,並以此為起點建立起一家公司。“對於Shinola,我們欣賞它投資於本地(底特律)社區並從當地獲得原材料。而作為較大的公司,Allen Edmond 仍能夠找到與當地相關聯的方式,這令我們驚歎。甚至它們的修鞋服務都是一流的。”

Johansson 述說了個故事,揭露了更為殘酷的現實:“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這棟樓裡的一位設計師那裡,非常湊巧。她是個小設計師,自己獨立執業,就跟我們一樣——但是她在中國進行生產。因為那是你理所當然的做法,你在學校就是這麼被教育的——這就是為什麼我有了這種思維定式:‘你得這麼開始創業:你建立自己的關係網,然後在中國找到你的材料來源和工廠。’”通過他們的 basäder 皮包,這兩位設計師告訴人們,外包並不是唯一的途徑,他們還跟隨潮流證明,高品質、美國製造和耐用性能夠與經濟可負擔性並存。

Antonelli 進行了說明,“一天工作結束時,從個人經驗上看(而我並不是在預言什麼新的東西),對於高端商品,通過主要零售商渠道將價格上漲 300% 不再是唯一的銷售選擇。我們認為置身於製造者文化中,與多種高端市場直接打交道是我們不可避免的銷售實現方式。隨著在線銷售渠道名單上名字越來越多,比如有 EtsytheCoolsBoticca,而且還有 PinterestSvpply 和 Spootnik 這類電子商務社交目錄工具,小設計師能夠將更好的產品帶給市場,進行直接銷售,並且在這過程中推廣能支付得起的、可用終身的商品,而不是價格稍微低一些的易耗品。

Johansson 做一個皮包需要一兩週的時間。一個主要的任務是得費力地對皮革進行手工染色——讓外部光滑堅硬而底部保持粗糙。在解釋他們的包包為何如此經久耐用時 Johansson 說:“我們使用的是全粒麵皮革,這是你能找到的質量最好的皮革。這種皮革還沒經過任何處理,所以上面還留有疤痕、掻撓的印痕、小斑點等等。想象一下你把第一層皮剝下時候的樣子——這樣質量會下降,所以你想要把所有這些都留在上面。”Johansson 在縫製、打蠟、加工和磨光的時候,Antonelli 則同客戶進行全過程的溝通。“有時候需要往來 40 到 50 封郵件。他們想要特定的尺寸,有時甚至要求邊緣有特定的顏色——這我完全理解,因為我也是這樣!如果我做一項投資,我會希望有些特定細節能夠做出來。”

Basäder 接下來會尋找另一種同樣耐用的有可持續性的皮革。他們已經對軟木面料和植物皮革進行試驗,但發現其在耐用性打了折扣。這兩人不斷進行研究,將希望放在木材和膠乳上。他們最新的靈感圖片——覆蓋有不同的針織花紋——同樣讓我們窺視到未來的可能性。“我們對製作跟我們的包包以及我們的審美相搭配的領帶和好看的絲巾也有興趣,”Johansson 說道,“我們想要慢慢開始,但是我們不希望 basäder 只是一家制作皮包的公司。”

Basäder 手工皮包和皮帶可以在他們的網站和 Etsy 商店進行選購。皮包的價格在 240 美元到 330 美元之間,接受客戶特殊定製。每位客戶能獲得用所買皮包同款皮革製作的鑰匙鏈,以及一份 Obenauf 牌皮革保護劑試用裝。

 

翻譯  is譯社 林瑩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