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賭氣解散議會,他應當學學毛主席著作

據新華社、路透社等國際通訊社消息,第十屆歐洲議會選舉於6月9日晚落下帷幕。

從來沒有一次歐洲議會選舉會如此嚴重地衝擊到歐盟國家內政,但這次選舉卻令法國、德國、比利時等國搞得焦頭爛額。

中右的歐洲人民黨獲得189席(馮德萊恩所在黨團),繼續保持第一黨團優勢;中左的社民黨以135席位居第二,兩大黨團基本盤變化不大。

而復興歐洲黨獲83席,減少了19席,位居第三,成了最大輸家之一。另一個大輸家是歐洲綠黨聯盟,獲53席,減少了18席。

大贏家則是右翼“保守與改革”黨團和極右翼黨團(右邊這4個),它們相加已超過了200席。

大概有3.73億歐洲民衆參加了投票,比以往增加了很多。

馮德萊恩在爭取連任,她前面就剩下最後一關,歐盟27政府領導人無否決票,然後新一屆議會走一下投票程序即可。

馮德萊恩對極右翼崛起相當擔憂,她在現場呼籲歐洲對極右翼和極左翼設置障礙,不能讓它們侵蝕歐盟價值觀,“我們應當共同阻止左右翼極端分子”

她能不能連任要看歐洲大國間的交易,當然,美國也不會允許把她拉下馬。

而最令人喫驚的一幕發生在法國,馬克龍當晚出人意料地宣佈解散法國國民議會,提前舉行議會選舉,時間定在6月30日和7月7日。

起因是他領導的法國復興黨在歐洲議會選舉中慘敗給了勒龐的極右翼政黨“國民聯盟”。

“國民聯盟”獲得超過31.7%選票,在法國政黨中得票第一,而法國復興黨僅獲得14.9%選票。

都知道馬克龍會輸,但沒有想到會輸得如此之慘。

勒龐陣營藉機要求提前舉行議會選舉,要馬克龍正視法國民意。

解散議會是法國總統的權力(懂王很羨慕,因爲美國總統沒有這種權力),本來,馬克龍完全可以不搭理勒龐。

打個比方說:法國兩隻球隊在歐冠比賽中的勝負,跟本國聯賽冠軍歸屬有幾毛錢關係?

依據法國憲法,總統在國家出現重大危機或陷入政治僵局時,可以行使這項權利。

比如,戴同樂將軍在1968年因“五月風暴”而決定解散議會,當時國家已面臨癱瘓;1997年希拉剋總統因議會左右對峙,陷入僵局,也下令解散了議會。

而目前這兩種情況在法國並不存在,“政治僵局”是非常勉強的說法。

但馬克龍賭氣了,他說,“爲了獲勝,我們必須立即行動”

法新社以及巴黎政治學院的專家都認爲馬克龍在進行政治賭博,他想學戴高樂將軍,來讓法國人民做選擇:“要麼我,要麼混亂 ”

戴高樂贏了,因爲法國中產階級都害怕紅色風暴。

但馬克龍並不是戴高樂,法國人也不是隻有“馬克龍與混亂”可以選擇。

如果勒龐大勝,法國政府垮臺,新總理將在她的陣營裏產生。

如果是勒龐小勝呢?那就麻煩了,她就要在議會里找偏右政黨結盟,馬克龍也要找偏左政黨結盟,這需要多少時間進行交易?

巴黎奧運會難道要在無政府狀態下舉辦嗎?

法國憲法沒有規定議會多數黨就必定獲得總理一職,但潛規則仍然是多數黨組閣。

當年右翼的希拉剋總統與左翼的若斯潘總理就是“左右共治”。

左翼還能相忍爲國,但勒龐這幫人會跟馬克龍相忍爲國?

有些網媒,包括臺灣省一些正常的時評人認爲,馬克龍是想讓勒龐掉入陷阱,讓她成爲總理。

因爲沒有執政經驗的她會把法國搞得民怨四起,導致她支持率崩盤。

這樣,到2027年總統大選時,馬克龍雖無法連任,但復興黨候選人可以獲勝。

然而,這種分析太過小看勒龐了,她志在總統,不會掉入陷阱。

她的總理人選是年僅28歲的國民聯盟主席巴爾德拉,比現任總理,35歲的阿塔爾還要年輕。

也就是說,巴爾德拉哪怕搞砸,也不影響勒龐參加2027總統大選。

馬克龍賭的是中左翼能贏下議會,用國內勝利來化解歐洲慘敗的陰影。

但政治人物不應賭氣,上一個賭氣的是卡梅倫。

因爲有脫歐輿論壓力,他同意英國再次舉行脫歐公投,結果賭輸了,卡梅倫下臺。

而保守黨連續幾任首相都卡在了脫歐問題上,被折騰得死去活來,特蕾莎.梅都被弄哭了,不得不辭職。

英國所謂的退路也沒有了:一個是中英自由貿易協議,一個是美英自由貿易協議。中國不想跟英國談,美國則一拖再拖,之前說等疫情結束,現在說等大選結束。

馬克龍想跟勢頭正勁的勒龐硬拼毫無勝算,而且歐洲右轉是普遍現象。

根源在於歐洲普通民衆受不了,疫情令經濟受到了嚴重影響,有的行業至今沒有恢復過來。

更可怕的是,俄烏衝突將歐洲拖了水,在馮德萊恩等人操作下,歐洲背上了巨大的經濟包袱。

老百姓因此要承受物價高漲的生活壓力,貧困人口每年都在增加。

企業因能源等生產成本增加,利潤大幅下降,不得不裁員,這又導致失業問題。

另外一大經濟包袱就是“白左”政策,把非洲難民、中東難民、阿富汗難民、還有烏克蘭難民當成“政治正確”供養起來,不勞而獲。

在外交方面,歐盟處處追隨美國政策,美國說中國“產能過剩”,它們也跟着喊;美國說中國威脅“國家安全”,它們也跟着喊,而中國是歐盟各國最重要的貿易伙伴。

所謂左右之爭,在歐洲真的有意義嗎?其實大盤並沒有變化,只是極右翼在侵蝕大盤。

勒龐這些人爲什麼能贏?因爲他們主張:脫離美國(北約)、退出俄烏衝突、縮緊難民政策、反對LGBT、削弱布魯塞爾(歐盟)權力……

這也是其長期主張,但以前總是被邊緣化。

這次能贏,是因爲綠黨這幫人已經搞得歐洲天怒人怨,誰見過綠黨幹過人事?

這些人拿着數倍於老百姓的議員薪水,就知道在議會里哭,在議會里手拉手唱歌……

鼓勵淫業是它們;毒品合法是它們;接受難民是它們;極端環保是它們;向兒童傳播LGBT,也是它們。

與其說是極右翼勝利,不如說是歐洲民衆唾棄綠黨。

如果馬克龍看不清這一點,而只是單純將極右翼說成是洪水猛獸,那就是脫離羣衆。

而脫離羣衆的政治黨團,永遠只是一幫投機政客罷了。

馬克龍居然還一副優勢在我的樣子。

政治人物賭氣,又沒有爲政治後果做好充分準備。那麼,輸家就是國家和人民,英國已經證明了這一點,連生菜首相,印度裔首相都出來了。

毛主席說:“不打無準備之仗,不打無把握之仗”-《解放戰爭第二年的戰略方針》,就是這個道理。軍事如此,政治也是如此。

馬克龍應當好好學學毛主席著作,更要分清誰纔是法國和歐洲的敵人。

根源問題不解決,歐洲只會向下沉淪。

歐洲發展靠的是工業和市場,這是歐洲經濟的基石,也是歐元的基石。

如果沒有工業和市場,歐元就是空中樓閣,靠淫業和毒品能撐起歐元?

當歐元失去了力量,美國就可以專心對付印度盧比。

至於說極右翼進入歐洲主流政治對中美會有什麼影響?

表面上對美國不利,但這只是對民主黨不利,它們跟共和黨還是合拍的,現在鬧彆扭,是因爲政治齒輪沒有磨合到位。

對中國有利,那是因爲右翼比較務實,但它們會跟美國紅脖子結盟。

中國只有發展壯大自己的實力,方能“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閒庭信步”

歐洲最關鍵的是獨立自主問題,左也好,右也好,如果不能獨立自主,誰壓倒誰都只是選舉遊戲罷了。

不指望歐洲能馬上走上獨立自主的道路,只是希望歐洲起碼能做到:

不要讓子孫後代以爲英美是二戰獲勝的男主角;

不要被毒品毒害;

不要被濫交污染;

不要讓基督教文化毀在猶太人手中;

不要被97種性別禍害;

不要認爲中國是敵人;

不要讓有丁丁的女人進入女廁所……

對於歐盟,我都不想分析了,一句話:歐奸不除,永無寧日。

革命老區該有個老區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