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波案二審去“黑”,刑期減半,家屬稱還將申訴

記者/ 紀佳文

編輯/ 石愛華


5月15日一早,馮波母親來到法院,旁聽了二審宣判


5月15日上午9點半,律師馮波涉黑案在廣西來賓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宣判,馮波因詐騙罪、幫助僞造證據罪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原審中的“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被取消。


執業期間,馮波曾爲桂林北京商會提供了三年的法律顧問服務。2022年底,該商會組織的負責人劉強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詐騙罪、敲詐勒索罪等11項罪名被判有期徒刑二十五年。馮波因此被捲入該涉黑案。
2023年3月28日,來賓市興賓區法院對馮波律師以詐騙罪、幫助僞造證據罪、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一審數罪併罰判處十年有期徒刑,馮波不服一審判決並提出上訴。
2023年12月19日至2024年1月12日,該案重新召開二審庭審,庭審共進行了18天。
一審、二審期間,馮波均爲自己作了無罪辯解。【相關報道:律師捲入“涉黑案”被判十年,稱遭刑訊逼供】

二審宣判時,馮波拒絕起立聽取判決結果,表示“堅決不服”


“涉黑罪”被取消
2024年5月15日,馮波的妻子和母親來到法院,旁聽了此次開庭宣判的過程。馮波妻子告訴記者,二審法官將要宣讀審判結果時,馮波拒絕站起來聽取宣判結果,並表示“堅決不服”。
二審判決書顯示,法院認爲一審認定馮波犯詐騙罪、幫助僞造證據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但對馮波犯詐騙罪的量刑不當;因現有證據尚不足以證實馮波自願加入並接受劉強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領導和管理,故馮波的行爲不構成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依法予以改判。
法院判決,馮波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處罰金十萬元;犯幫助僞造證據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並處罰金十萬元。
馮波的妻子唐曉麗稱,無論是馮波還是家屬,對判決結果都不能接受。
2011年,馮波成爲廣西務誠律師事務所執業律師,從事民商事法律業務。2012年,他和劉強相識,並於2012年、2013年、2015年擔任劉強名下桂林北京商會(以下簡稱商會)的法律顧問,費用爲每年2萬元。這期間,他給對方提供了一套借貸合同模版,並幫劉強和商會代理了十餘件借貸糾紛。
2022年底,劉強因涉嫌幫助僞造證據罪被刑拘,後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詐騙罪、敲詐勒索罪等11項罪名被判有期徒刑二十五年。一審法院認爲,馮波作爲劉強組織的法律顧問,明知劉強從事套路貸等違法活動,仍爲其提供法律服務,幫助其通過僞造證據等手段獲取非法利益,是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積極參加者。
2023年3月,馮波因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詐騙罪、幫助僞造證據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後馮波提起上訴。
2023年12月19日,該案重新召開二審開庭。唐曉麗回憶,馮波在庭上否認了“受劉強直接指揮”和“明知劉強是黑社會性質組織者”的說法,堅持自己無罪,並對檢方的指控提出質疑,認爲指控其參與黑社會性質組織及相關案件的證據不足。
馮波表示,自己和劉強是普通的商業代理關係,爲其提供的法律服務包括日常合同文本起草、偶爾作爲訴訟代理人,但沒有加入劉強所在的任何組織,也沒有參與過其具體的業務運營,劉強未對他提出不合理要求。執業期間,除了北京商會,他也爲一些私人公司提供過法律顧問服務。
馮波的辯護人之一、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劉長認爲,一審判決是將律師提供法律顧問服務的行爲,錯誤理解爲擔任公司法務或是在公司任職的法律顧問,進而認定馮波是所謂涉黑組織的成員,並錯誤地將律師正常代理民事案件的執業行爲認定是所謂詐騙罪的共同犯罪。
針對一審法院認定的“參與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二審法院認爲,現有證據不能證實馮波主觀上有加入劉強黑社會性質組織的意願;也不能證實馮波客觀上接受了劉強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領導和管理;馮波爲劉強提供合同模版及修改合同並非法律禁止的行爲。
馮波曾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清風苑

刑訊逼供未被認定
唐曉麗告訴深一度記者,二審重新開庭的18天裏,圍繞“排除非法證據”就花費了6天,辯護人對馮波的11份訊問筆錄提出排除非法證據申請,最終,法院排除了2022年7月8日的1份訊問筆錄,排除原因是當天的筆錄沒有同步錄音錄像。
2022年6月20日,馮波因涉嫌幫助僞造證據罪被刑拘,次日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地點在來賓市一個名叫清風苑的地方。
二審庭上,辯護人質疑清風苑實際上是相關部門“辦案、羈押場所”,不具備正常居住條件,不符合《刑事訴訟法》中“監視居住不得在羈押場所、專門的辦案場所執行”的規定,故提出違法指居期間收集的供述應當排除。
檢方否認了清風苑是專門的辦案場所,稱其歸來賓市檢察機關所有,裏面既能辦公也能居住,居住場所條件符合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生活要求。
馮波稱,被指居期間,他遭到了變相的刑訊逼供:從到清風苑第二天起,早上6點到晚上12點,連續18個小時被要求坐板凳保持同一姿勢不動,坐得褲子粘在凳子上,睡覺期間每隔半小時被輔警拉起來喝水或上廁所,喫不飽飯,甚至多次出現過幻覺,這種情況持續到幾天後做完訊問筆錄。
馮波2022年6月29日在興賓區人民醫院的就診記錄顯示,其“雙臀部見橢圓形硬幣大小紅斑,無滲出”。
此外,馮波還稱遭到過辦案人員的威脅、誘騙,作出的有些供述不是自己的真實意思。辯護律師曾要求調取在清風苑期間的生活錄像。偵查人員稱,在指定居住場所的同步錄音錄像已被覆蓋,無法提供。
深一度記者瞭解到,一審的庭前會議上,多名同案被告人稱,在清風苑被監視居住期間喫不飽睡不好,受到辦案人員威脅。
二審庭上,辯護人提出排非後,法院啓動了證據收集合法性調查程序,通知了3名偵查人員以及在指居期間給馮波作出診斷的醫生出庭,並當庭播放了2022年6月26日馮波的訊問同錄。
偵查人員提到,馮波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房間裏面沒有牀只有牀墊,房間的燈24小時常亮,馮波不允許出房間。
涉事的兩名醫生在庭上稱,馮波就診時,雙臀部確實形成了兩個橢圓形硬幣大小的紅斑,因爲尚未糜爛,無法判斷是否是壓瘡,稱長期久坐可以形成這樣的傷。
檢方稱,領餐登記表、用藥記錄、會見登記表等證實,偵查機關保障了馮波的飲食和休息權利,馮波陳述其遭受長期久坐的線索前後不一,不符合《人民法院辦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證據規程(試行)》要求的排非線索具體、明確的要求。
辯護人提出,訊問筆錄和同步錄音錄像存在記錄不一致的情況,偵查人員承認了這一點。對於部分訊問沒有同錄的情況,偵查人員稱,是設備故障,同錄無法刻錄。
二審判決書提到,法院認爲,馮波被指定的居所具備正常生活、休息條件,便於監視、管理,能夠保證安全;偵查人員在訊問過程中的同步錄音錄像可以證明,馮波接受訊問時坐姿正常,神情自然,偵查人員沒有刑訊逼供等非法行爲。
詐騙罪量刑被減輕
二審判決書提到,法院認爲,馮波明知他人以非法佔有爲目的,採取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被害人財物,仍爲他人提供幫助,詐騙被害人財物共計113餘萬元,其行爲已構成詐騙罪,且詐騙數額特別巨大;馮波幫助他人僞造證據,情節嚴重,其行爲已構成幫助僞造證據罪。馮波一人犯數罪,依法應數罪併罰。
在詐騙共同犯罪中,馮波起次要作用,是從犯,法院依法對其適用減輕處罰。鑑於馮波幫助詐騙的行爲在整個詐騙犯罪鏈條中所起的作用相對較小,量刑時應充分考慮罪責刑相適應,原判對馮波以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九個月的量刑不當,法院依法予以糾正。
關於這兩個罪名,馮波在二審庭上稱,檢方提到的兩起詐騙案,他作爲同案人秦虹霞的委託代理人,和當事人一起出庭,但他沒有參與借款和催收的過程,且開庭前一兩天才知道案件。
知情人士透露,一審開庭時,同案人劉強和秦虹霞都表示,馮波沒有參加過放貸和催收業務,不知道砍頭息(砍頭息,指的是高利貸或地下錢莊,給借款者放貸時先從本金裏面扣除的那部分錢)的事,他們委託馮波代理民事訴訟時,也沒有涉及過多具體的案情。劉強還稱,在馮波擔任法律顧問期間,也有其他律師代理訴訟。
辯護人認爲,檢方沒有出示可以證明馮波參與放貸行爲的證據,兩起案子的被害人都沒有提到過馮波參與詐騙。辯護人還提到,一審判決更改了秦虹霞等人的筆錄,如將“劉強跟馮波說訴訟的事情”改爲“劉強跟馮波說訴訟的實情”。對此,二審合議庭沒有當庭作出明確回應,稱會在庭後進行合議。
二審法院認爲,主觀方面,馮波在接受劉強委託之前已明知該委託事項是幫助劉強實施詐騙行爲;客觀方面,馮波對劉強通過訴訟非法佔有他人財產實施了幫助行爲;馮波實施的相關代理行爲不屬於律師正當的履職行爲,而是在共同犯意支配下的詐騙行爲。
唐曉麗稱,馮波的母親得知判決結果後,情緒激動。“我們肯定要申訴到底”,唐曉麗表示。
辯護人劉長稱,案件雖然獲得改判,但下一步仍將會根據馮波及其家屬的意願,決定是否啓動申訴。
【版權聲明】本作品的著作權等知識產權歸北京青年報【北青深一度】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