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登上訪華飛機,俄政壇大洗牌?俄軍“一把手”被換,中方表態

據央視新聞消息,俄羅斯總統網站近日發佈消息稱,俄總統普京簽署總統令,任命前國防部長謝爾蓋·紹伊古爲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祕書。普京當天還簽署總統令,免去尼古拉·帕特魯舍夫安全會議祕書職務,另有任用。同時,普京提名此前擔任第一副總理的安德烈·別洛烏索夫爲俄國防部長。俄總統新聞祕書佩斯科夫表示,紹伊古將負責管理俄羅斯聯邦軍事技術合作局的相關事務,同時他還將擔任俄軍工委員會副主席。

 

克里姆林宮已預告俄羅斯總統普京即將訪華,在普京啓程之前,俄羅斯政壇先進行了一輪大洗牌。普京簽署俄羅斯總統令,正式任命米舒斯京爲俄羅斯政府總理,從而確定了新一屆俄羅斯政府的核心人物。而米舒斯京立即展示出了自己雷厲風行的作風,他已經把第一副總理、副總理和除強力部門外,俄羅斯各部長的名單提交給國家杜馬。從目前公開的信息來看,俄羅斯政壇雖然經歷了政府換屆的大洗牌,但總體上還是延續之前的一套班子。

在普京宣誓就職的前一天,他與本屆政府成員舉行了最後一次會議,會議上,他強調鞏固和加強俄羅斯國際地位、安全和主權是政府工作的核心。在新一屆政府組建期間,必須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確保發展計劃的實施繼續積極進行。他希望各級行政部門能夠集中精力,在實現國家發展目標方面保持連續性。根據俄羅斯憲法規定,俄羅斯政府將在總統就職儀式後辭職,內閣成員將代理職務直至新內閣組成。換言之,在普京開啓自己的第5個俄羅斯總統任期後,俄羅斯政壇也將迎來“大洗牌”。

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總統令,任命此前擔任第一副總理的安德烈•別洛烏索夫爲國防部長。而此前擔任國防部長的紹伊古轉任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祕書,負責軍工聯合體的事務。由於別洛烏索夫沒有任何軍方背景,且是一位專門研究經濟的文職官員,這樣的安排被外界認爲是“最大的意外”。在接受潮新聞記者採訪時,前央視國防軍事頻道專家團成員、俄羅斯軍事問題專家郭宣指出,儘管別洛烏索夫對於外界可能是一張“生面孔”,可一直是普京在經濟領域最重要的官員之一。

俄羅斯總統新聞祕書佩斯科夫就普京提議的新任防長人選一事表示,普京之所以提名別洛烏索夫爲國防部長,是因爲需要“創新”。佩斯科夫說:在如今的戰場上,誰對創新更開放,誰就是贏家。因此,在目前階段,總統很自然地決定,俄羅斯國防部應該由一名文職人員領導。另據塔斯社報道,俄聯邦委員會需在一週內對相關提名進行審議並向普京彙報審議結果。如無異議,普京將簽署總統令對相關人員進行任命。

此外,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張弘看來,此次俄國防部長的人事調整既在意料之中又有些許意外,普京此舉既有政治、軍事安全的考量,又有俄烏衝突下大戰略博弈的考量。調整後的紹伊古“退而不休”,出任名義上更爲重要的位置說明普京要在國防部、國防工業共同體間作出適當的調整,要改善此前的工作流程,提高俄國防工業管理、後勤保障等生產採購體系的效率。張弘還表示,調整也可能是對紹伊古在當前俄烏衝突中的表現不滿。

近日,中國政府歐亞事務特別代表李輝就政治解決烏克蘭危機開展第三輪穿梭外交,先後訪問土耳其、埃及、沙特和阿聯酋,分別同土耳其副外長阿克查帕爾、埃及外交部部長助理哈立德、沙特國務大臣兼國家安全顧問艾班和阿聯酋總統外交顧問卡爾卡什、國際合作事務國務部長莉姆舉行會談。訪問前後,李輝特代還同巴西、南非、印度尼西亞、哈薩克斯坦等國官員進行溝通。中方同各方就烏克蘭危機深入交換意見,各方普遍贊同中方爲呼籲局勢降溫提出的主張。

 

張漢暉大使表示,在烏克蘭問題上,中方一貫秉持客觀公正立場,始終站在和平一邊、站在對話一邊,積極勸和促談。中方同包括俄羅斯、烏克蘭在內各方和國際社會深入溝通,爲應對危機、勸和促談發揮建設性作用。不久前,中方開展第二輪穿梭外交,同俄、烏以及有關歐洲國家就如何儘早實現停火止戰、推動危機政治解決等問題深入交流。

此外,聯合國安理會應俄羅斯要求,連續第二天就烏克蘭局勢舉行公開會。當天會議主要討論烏克蘭危機中的武器輸送和流散問題。中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耿爽再次呼籲有關各方本着負責任的態度,加大停火止戰的外交努力,推動危機早日政治解決,讓和平的曙光早日到來。中方支持適時召開俄烏雙方認可、各方平等參與、公平討論所有和平方案的國際會議。中方願爲俄烏雙方開展談判提供必要條件,爲危機早日實現政治解決作出不懈努力。

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稱,美方一邊出臺大規模援助烏克蘭的法案,一邊又對中俄正常的經貿往來進行無端指責,這種做法極其虛僞且不負責任。烏克蘭危機的根源在於歐洲長期積累的地區安全矛盾,只有兼顧各方合理安全關切,通過對話、談判建立均衡、有效、可持續的歐洲安全框架,纔是解決問題的正確之道。中國不是烏克蘭危機的製造者和當事方,我們始終秉持客觀公正立場,積極勸和促談。向中國甩鍋推責,解決不了問題,也緩解不了有關方面在烏克蘭危機中的被動局面。

此外,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劉明禮在接受中央廣播電視總檯環球資訊廣播採訪時分析指出,軍費開支的大幅提升,是由西方單邊支持烏克蘭所導致的。而德國軍方和財政部門在軍費支出問題上出現分歧,則是援烏“疲勞症”的典型體現。在烏克蘭危機發生之初,德國表現出對烏克蘭較爲強烈的支持和同情,在軍事和經濟上也提供了很多的援助。但是隨着時間的延長,德國國內出現了援烏“疲勞症”,尤其是在財政方面。如果未來繼續支持烏克蘭,德國可能很難達到預算目標。

 

外交部發言人林劍表示,近日中國高層在會見德國總理朔爾茨時指出,中方鼓勵和支持一切有利於和平解決危機的努力,支持適時召開俄烏雙方認可、各方平等參與、對所有和平方案進行公平討論的國際和會,願就此同包括德國在內的有關各方保持密切溝通。中方認爲任何衝突最後都要通過外交渠道和政治談判來解決。烏克蘭危機的出路也只能是在談判桌上。據瞭解,有關會議還在籌備當中,還有不少工作要做,中方願繼續同有關各方保持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