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孟南同學:高考,0分


徐孟南參加過三次高考。


2008年,19歲的他爲了表達對應試教育不滿,憤怒地在高考試卷上寫滿自己的教育理念。2018年,意識到學歷太低聲量不夠,他無奈回到考場,考入安徽一所大專。2024年,已經本科畢業的他,再度參加高考。


但這一次,他非常自豪。


經歷高考0分,輟學打工,結婚生子,又重新高考,大學畢業……已經35歲的徐孟南,對生活和夢想都有了新的理解。


最新的報道里,他坦言自己想做網紅,想要有更多話語權。


2年前,我們和徐孟南有過一次接觸,本文原發於2022年6月8日。2年後世事變遷,但高考仍在繼續。今日舊文重發,希望我們都有新的思考。




主流語境裏的“高考0分考生”,不是高考成績爲0分的考生,而是代指故意考0分的考生。事實上,如果不違反規則,想考0分並非易事。


2006年的蔣多多、2007年的陳聖章、2008年的徐孟南、2010年張皎……他們都曾對高考制度不滿,試圖通過考0分來獲取關注。


很多年後,那些0分考生消失於茫茫人海,泯然衆人。唯獨徐孟南,他似乎抱有某一種執念。

 

在這十幾年裏,他經歷了高考0分、打工、結婚、生育、離異,再到重新高考。

 

徐孟南在成長,中國教育也在往他所期待的方向改革。再度談起考0分,他告訴「最人物」,“很難講是不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只能說再考0分沒有意義。”



2005年,爲了參加作文競賽,在讀高一的徐孟南在書店看課外書。無意間,一本叫《通稿2003》的書吸引他的目光,他把書拿起來,輕輕翻開,裏面的內容瞬時把他帶到另一個世界——


這本書犀利抨擊應試教育,將“社會執着於培養全才”的現象,比喻成“穿着棉襖洗澡”。


徐孟南讀書時,偏科現象非常嚴重,他雖然沒有明顯的弱項科目,但身邊有很多爲此苦惱的同學。


而書中的觀點,契合了徐孟南對教育的想象。



這本書的作者,叫韓寒。


當時,像韓寒這樣批評教育的名人有很多, 但他們止於批評,沒有給出實際的解決方案。因此在高二那年,徐孟南構思出根據學生興趣特長考覈的教育方案,取名“三人行”。


所謂“三人行”教育理念,靈感來源於孔子,隱喻每個人都有其興趣特長,學校應該在學生不同階段,承擔不同的作用——


小學以快樂教育爲主,釋放孩子天性;中學引導學生往愛好方向發展;完成認知塑造的初三學生,在高一入學時,進行學科選擇,走班學習;高考,則是對專業能力的進一步考覈。


在高中剩餘的日子裏,徐孟南只關心一件事——如何宣傳自己的理念。


後來,班主任接受媒體採訪稱,徐孟南不是壞學生,只是被網遊耽誤了學習。事實上,徐孟南雖然常去網吧包夜,但從不玩遊戲。


徐孟南在網吧


在瀰漫着遊戲叫喊聲、鍵盤敲擊聲、煙味的密室裏,墮落的少年們沉迷於虛擬世界的聲色犬馬,徐孟南則“奮筆疾書”地給韓寒、鄭淵潔等名人留言,到不同的網站上宣傳自己的教育理念。


回到現實世界,徐孟南又根據“三人行”教育理念寫成小說《三人行》,向出版社投稿,同時給教育部寫信,在電線杆上貼告示……


徐孟南自行裝訂的《三人行》


那些年,一個高中生爲了自己的教育理想不顧一切,卻無一例外,都是一場空。


直到他在圖書館看到蔣多多的報道,這個2006年的0分高考生,在試卷寫下8000字長文,抨擊應試教育制度。


徐孟南豁然開朗。他的教育理念,似乎找到了最好的宣傳方式。



考0分是一條獲得關注的捷徑,但捷徑往往需要付出代價。對於徐孟南而言,親手打破朋友、家人、老師的信任,並非易事。


初中時期,徐孟南的成績永遠佔據班裏前三,作爲農戶的兒子,他原本有別於其他輟學打工的同齡人,是村民口中有出息的小孩。


可進入高中,大家都想不明白,這個聰明的小孩,爲什麼成績突然下滑。


爲了完成心中大業,徐孟南只好默默承受老師和父母的誤解,用“名落孫山,但名留青史”等名句來寬慰自己。


他不敢和別人透露自己打算在高考中考0分的想法,唯有靠寫日記舒緩情緒。


高中三年,他總共寫下1500篇、累計30萬字的日記。博客裏保存着日記的標題,標題提供的信息昭示了他內心的掙扎,其中包含着120次決定堅持下去、61次質疑繼續上學的意義。


讀書時的徐孟南


臨近高考,他仍然糾結。


“如果這麼做,名聲會不好,影響到父母和自己的前途;如果不考,教育理念推不出去,就不能拯救那些有特長的同學。”


一邊是教育的機會,一邊是理想的掙扎,最後,他還是做出了選擇。


2008年6月,19歲的他在高考作文中,抨擊應試教育“十宗罪”,並在不同科目的試卷裏默寫自己的“教育改革方案”。


考場上的徐孟南,書生意氣,揮斥方遒。可似乎是命運的玩笑,孤注一擲並未讓他如願獲得0分。公佈成績那天,143分的高考總成績,讓他傻了眼。


他既喪失了機會,又沒能完成理想。


面對滿目瘡痍的生活,徐孟南無臉見父母,買了一張鄰縣的車票,決定讓自己消失。


直到六天後,他才突然想通,平凡地過完一生也不錯。


失蹤歸來,父母沒有向他問罪,而是對他嚴加看管,害怕他再次做出出格的行爲。他想復讀,父母不準;想寫東西,父母不準;想學計算機,父母還是不準。


監管犯人般的約束,讓徐孟南感到窒息,他索性跟着姐姐來到上海,進入社會。


或許是心有不甘,徐孟南並沒有安分打工。他的第一份工作在電纜廠,第二天換到了印刷廠,沒多久,又換成組裝廣告燈箱、進禮品袋廠……


徐孟南在工廠


2個月後,徐孟南從上海坐汽車回到合肥,試圖激活失敗的計劃。


爲了挽回局勢,他主動聯繫媒體,講述自己的“0分計劃”。經媒體報道後,徐孟南的故事引發廣泛關注。


沒想到,此舉導致計劃失敗得更加徹底。一個殘酷的現實是——媒體、大衆只關注他企圖考0分的行爲,沒人在乎他想傳遞的理念。


外界的嘲笑,刺破了撞風車的英雄形象,一聲碎響,只留下他成爲悔不當初的“傻子”。


徐孟南還沒放棄。隨後他自學編程,建立網站“高考0分聲”,並聯繫上蔣多多、陳聖章、李堅、吉劍幾位0分高考生,爲他們作傳,寫出長篇紀實小說《高考零分聲》。


徐孟南上節目宣傳


那些年,他異常忙碌,實際效果依舊不盡人意。


徐孟南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憊,想起連弟弟舉辦婚禮,他都因忙於宣傳而未在家中幫忙,一股愧疚之情湧上心頭。


折騰4年後,他像其他“0分前輩”一樣,徹底迴歸家庭,消失於公衆視野,不久後與女友結婚。


他的妻子是一個文靜的女孩,在家人的安排下,兩人相識於2010年。徐孟南對她一見鍾情,喜歡她純真的笑容、溫柔的性格。他曾將自己最寶貴的日記訂成書,作爲禮物送給她。


婚後,徐孟南迴到常人的軌道。經歷生活的苦之後,因爲熟習電腦技術,他開了一家淘寶店,收入可觀,與妻子育有一兒一女。


那段婚姻僅僅維持了2年。妻子家境優越,而他出身卑微,門不當戶不對,導致二人感情存在太多不可控因素。


徐孟南的確過上了喫喝不愁的生活,但精神極度匱乏,時常讓他崩潰。


很多年過後,回憶那段往事,他依然皺起眉頭:


“哎喲,感覺有好多事情(要忙),還有雙方父母,哇,逢年過節,哇,還有平常事情亂七八糟的,哇,挺多的,一想到這裏,哇~”


那一聲聲的“哇”裏,藏着諸多無奈。



 “如果重回18歲,你還會不會想考0分?


很多記者問過徐孟南這個問題,他非常頭疼,覺得這樣的假設沒有意義,每一次都不斷重複——“那只是一段經歷。”


對於18歲的徐孟南而言,無論做不做,自己都會後悔。不做,現在一定會後悔;做了,以後可能會後悔。


而現在,徐孟南有了明確結論,“很感激。”


“感激”,是源於對現狀的滿意。“考0分”很大程度改善了徐孟南的性格,讓他更勇敢、樂觀。雖然被影響了前途,但對於徐孟南而言,就算順利高考,未必比現在的經濟狀況更好,“我這個人更在乎精神狀況。”


正因如此,在婚後沉淪於柴米油鹽的日子裏,徐孟南感到痛苦無比,


婚姻破裂後,徐孟南想通了許多事情,當初爲何沒人關注他的教育理念,“因爲在他們眼中,我就是平庸之人。”


與此同時,徐孟南也意識到,自己的教育理念存在侷限性,在中國很難實施。“中國人口基數大,意味着對教師更高的要求。”


但他從未認爲自己的教育理念,是錯誤的改革方向。2017年,已經28歲的徐孟南,決定重新參加高考,先提升學歷,再實現目標。


2018年,孟南重新參加高考


那年冬天,在招生辦排隊報名時,他用手機搜索高考政策,意外發現早在2014年,國家頒佈新的高考制度,在上海市和浙江省試行。


新高考的“選科考試”“走班學習”“一年多考”等制度,與他的教育理念幾乎一致。


徐孟南欣喜若狂,想起當年被嘲笑,他有一種“一雪前恥的痛快。”爲此,在2017年報考高考、2018年重新高考時,他都主動聯繫媒體,宣告歸來。


那時,他覺得距離“名留青史”如此之近,自己就像“過零丁洋”的文天祥。


有趣的是,2018年,徐孟南的精神導師、曾經高喊“七門功課紅燈,照亮前程”的韓寒,也開始認可曾經批評的教育。他在微博裏寫道:


“現行的教育制度包括高考制度,肯定無法照顧到方方面面,也有很多需要改進之處,但沒有一個制度是可以照顧到所有人的,對於大部分人來說,它有着基本的公平。”


大夢一場,少年們長大了。



成功回到校園的徐孟南,心態大有不同。他很愛笑,開心、尷尬的時候,眼睛會眯成兩條縫,身邊朋友普遍評價他心態好。


他說:“我是發自內心地笑。”


徐孟南沒什麼愛好,作爲大學裏的班長,班級事務很多,生活充實。爲了提高寫作能力,他選擇新聞專業就讀,平時的作業,就是和同學一起拍視頻,最後再一起聚餐。


大學生活沒有多絢麗,不過如他預料般快樂。他與同學的相處,意料之外的融洽,即使他比那些同學大出十幾歲。


同學給徐孟南慶祝三十歲生日


長着娃娃臉、愛笑的徐孟南,容貌與10年前相差不大,甚至現在的皮膚更好。如果不主動講,沒人注意到他的年紀。


前幾年媒體頻繁報道,同學會抱着獵奇的心態接觸他,時間一長,大家見怪不怪,“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


徐孟南與00後同學真正的差別,體現在對學習的態度。


嘗過打工的苦澀,讓他更珍惜象牙塔裏的時光。當其他同學因事因病請假,他從未落下一節課。有時正在上專業課,因爲太投入,如果教室外有老師找他,他甚至覺得被擾了興致,“我都不怎麼願意出去。”


徐孟南在大學軍訓


在大學裏,徐孟南不參加社團,不參加比賽,只學習,因此造就了心中的一個遺憾。


專科三年,他的期末考成績除了大一第一學期在班裏排第三,其餘都是第一。


有一次,學院評選國家獎學金,只有一個名額。徐孟南的專業課平均分排名第一,卻比不過踊躍參加活動加分的同學,最後總排名第三,錯失機會。


明明只要寫一些學校新聞發在官網,就可以加分,他卻覺得無聊,“對於我個人來講,寫了沒多大意義,不想花這個時間。”


徐孟南有更遠大的目標。


一開始考專科,他是爲了滿足大學的願望。經歷一些枯燥、無聊的辦公室實習工作後,他漸漸改變想法。目前他所在的全日制本科只讀兩年,正讀大一的徐孟南,已經開始準備年底的考研。


在未來,他希望獲得教育學碩士的身份,細化教育理念,真正從事教育研究。


“如果考不上呢?”


“再考一年。”


“還考不上呢?”


“再考一年,我不是在逃避現實,這是我的熱愛。”



作爲一名單身父親,徐孟南依舊報讀全日制學校,看似不負責任,實則是深思熟慮的結果。


在他的老家安徽亳州,農村小學教育資源落後,家長普遍將孩子送到縣城上學。條件稍好的父母,則會在縣城租房、買房陪伴孩子讀書。


徐孟南顯然無法做到。而在農村,他的父母年事已高,接送孩子要4次穿過省道,極其危險。他索性將孩子送到縣城的寄宿學校,每年學費一萬多元。


過去做淘寶店的經驗,讓他得到很多兼職運營網店的機會,每個月爲他帶來一萬多元的收入。疫情之後,收益打折, 僅能維持生活。


即使這樣,徐孟南仍然堅持,從不在意別人的看法。爲了照顧親人的感受,他回應道:如果去上班,自己會到外地,兒子也會成爲留守兒童。現在上學,好歹還有寒暑假能夠陪伴。


父母支持他,讓他放手去做。並且由於家庭的繁瑣會影響到學業,徐孟南表示,短時間內應該不會組建家庭。


至於兒子的未來,徐孟南沒有任何要求,無論他是大名鼎鼎,還是普普通通,“有自己喜愛的事,比什麼都重要。”


徐孟南在圖書館學習


2021年,安徽開始實行新高考政策。爲了見證歷史性時刻,已經35歲的他,報名參加教改後的2024年高考。他想呼籲學生們好好高考,先提升專業知識,更容易實現理想。

如今在2024年的高考考場,數以萬計的孩子們,在試卷上書寫自己的命運。


徐孟南希望,自己2008年試圖考0分的往事,不要再重演了。

人生也是由一場場考試組成的,每一場都需要認真對待,如果肆意妄爲,接下來的補考,會更難。


而如果有人想交白卷,走出考場後,他將踏入另一個更殘酷的考場,這個考場的名字叫做——


生活。





陳天橋雷軍鍾睒睒

年輕人腎衰竭超雄綜合徵

不婚女性父親出軌後女性共居
遺體整容師性治療師考研狀元寵物訓導師
縣城三無青年縣城咖啡館日入5萬澳洲打工籤
緬甸救援馬航370家屬安寧病房
董明珠危險的王妃宗馥莉

中國脫口秀「追悼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