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Glass 團隊打磨 6 年的新產品,會是下一個翻車的 AI 硬件嗎

AI 會帶來新的硬件產品,已經成了共識,但它們具體長什麼樣子,還沒有一個答案。
推出 Ai Pin 被罵慘的 Humane,正在尋找買家收購自家業務;Rabbit R1,被曝光只是一個 Android app,可以在手機復刻部分功能。
胸口別的、口袋揣的都出局,現在,又有新的 AI 硬件盯上了你的耳朵。
Iyo One,一款 AI 藍牙耳機,同名公司 Iyo 開發,由 Alphabet 旗下的神祕實驗室 Google X 孵化。也是在這裏,誕生了 Google Glass。
當初,Google Glass 驚豔登場又黯然停產,前後不過 3 年。頂着光環和壓力的 Iyo One,會重複前輩的命運嗎?
又又又勸你少用手機,聲音是宇宙的中心
這款產品已經打磨了 6 年,Iyo 創始人 Jason Rugolo 選擇了一個特別的發佈方式:用 TED 演講向公衆揭開它神祕的面紗。
他戴着的圓形藍牙耳機,就是 Iyo One 的原型,真正發佈還要等到今年冬天。
演講的開頭,Jason Rugolo 講了一個似曾相識的故事。一次排隊買快餐,他拍下了衆人低頭玩手機的瞬間,感嘆世風日下。不過,他也是被手機纏住的、意志力薄弱的普通人。
怎麼拯救你我他的手機癮,前蘋果高管打造的 Ai Pin 嘗試回答過,它通過磁吸固定在衣服上,用自然語言交談,能聽能看能翻譯,界面激光投射到手掌。
然而,Ai Pin 實測差評頻出,響應速度慢到問個天氣都要等 6 秒,回答問題經常不正確,手勢操作和投影界面不好用,別說替代手機,更像挑戰用戶耐心的半成品玩具。
Iyo One 的外觀和交互沒有 Ai Pin 那麼激進,就是一副體型更大的藍牙耳機,沒有屏幕,不搞手勢,不搞投影,不搞觸摸,專注於自然語言的語音交互。
你可能要問了,語音交互,也不是個新鮮事吧?
Iyo One 說,他們是不一樣的煙火,用戶未來交互的,是由各種 AI agent(智能體)支持的音頻 app,更懂你,全天服務你,你會感覺像和另一個人類交談,不像 Siri 那樣機械。
那些用手機處理的問題,Iyo One 能再解決一遍,有時候甚至更好。
創始人 Jason Rugolo 舉了個例子,收到郵件或短信,不必拿出手機、滑動、打字,完全可以在坐着喝咖啡的時候,用耳朵接收信息。
這估計很難讓國內打工人共情,用微信溝通是常態,不用看手機就能回消息,也不是什麼讓人心動的賣點。
Jason Rugolo 還在演講現場演示了一個場景,用語音呼喚出 AI 助手 Q,讓 Q 幫他緩解緊張。Q 分享了他父親的短信,並按照他的意思回信,還講了一個不太好笑的笑話。

和 Iyo One 助手對話

未來 Iyo One 正式發佈時,預計將有消息、電話、導航、音樂播放等語音功能,同時,它也希望打造一個獨立於 Android 和 iOS 的語音 app 生態,歡迎開發者踊躍參與。
比如,瞭解個人學習風格還隨叫隨到的教育 app、收集全天飲食和鍛鍊信息並鼓勵你別放棄運動的健身 app、生成個性化背景音讓你放鬆或者集中注意力的 app,聽起來都不錯,但想法只是想法,不落地就沒有價值。
Iyo One 還計劃與 Spotify 合作,並引入 Google、亞馬遜的 AI 助手。大公司也不能說加入就加入,得先讓它們認同 Iyo One 是支潛力股。
同時,沒有屏幕也意味着,Iyo One 並不適合運行 Instagram、TikTok 等 app。但 Iyo One 勸你反過來想,減少這些 app 的屏幕使用時間,專注當下,怎麼不算一件好事呢。
就算沒有 AI,也要做音頻界的 Vision Pro
除了 AI 助手的功能,Iyo One 非常重視自身的基本素養。創始人揚言,就算沒有 AI 功能,它也是一副出色的耳機。
這就明顯拿 Ai Pin、Rabbit R1 祭旗了,去掉 AI 的部分,它們差不多就是美麗廢物。反之,消費者不一定爲 AI 買單,但可能爲隔音、音質好、穿戴舒適買單。
Iyo One 是一款混合現實設備,自稱「音頻界的 Vision Pro」,內置 128 只各個方向的定製揚聲器,音質上佳,支持頭部跟蹤,從空間的維度呈現音景。
最有意思的部分是,打開「沉浸模式」,Iyo One 可以模擬海灘、足球比賽、繁華街道等環境。閉上眼睛,你會覺得身臨其境,彷彿聲音就在耳邊響起。
這確實很容易讓人聯想到 Vision Pro 的空間視頻,你能看見某人就在你面前似乎觸手可及,你能聽見雨滴落入湖水的聲音,不過 Iyo One 只做聲音的部分。
而在現實生活裏,Iyo One 對聲音的控制,甚至超越了 AirPods Pro 2 的自適應音頻功能。
不是耳機根據你所處的環境自動微調你的音頻體驗,而是由你命令耳機怎麼調整,聽見想聽見的聲音,屏蔽不需要的聲音,主動權在自己手裏。
創始人在 TED 演講現場展示了一段模擬場景。嘈雜的餐廳裏,一位女性和一位男性隔着桌子聊天,幾乎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

Iyo One 控制聲音環境

這時候,用語音命令 Iyo One,增強面前的聲音,對談的聲音變大了,但旁邊嬰兒的哭鬧聲也變大了。
然後,命令減少嬰兒的聲音,耳根清淨了一點,但還是聽不清男性的聲音。再命令只聽他的聲音,整個世界彷彿都明亮了起來。
更加神奇的是,男性是在用西班牙語說話,Iyo One 可以按要求實時轉譯爲英文,還保留了西班牙語的腔調,彷彿看到了 GPT-4o 的模樣。
這一系列變化,同時用到了波束成形 app,計算聽覺場景分析 app,機器學習去噪 app,AI 轉錄、翻譯和保留風格的文本到語音 app。
AI 助手其實各家硬件產品都在做,用在鍛鍊、購物、翻譯、聊天等場景,只是裝在不同的殼子裏。
相比 AI 功能,Iyo One 的沉浸式聲景相對更有新意也更實用,已經可以想象戴着它上地鐵和下館子的場景。
做 AI 耳機,還是往耳機加 AI,這是個問題
一款好的耳機加上懂你的 AI 助手,值多少錢?
Iyo One 的 Wi-Fi 版 599 美元,蜂窩版 699 美元,和 Ai Pin 不相上下。AirPods Pro 2 賣 249 美元,對比下來都顯得庫克有良心。
不過,Iyo One 挺謙虛,表示首款設備如果能賣出數萬臺,就算成功了。
除了貴,Iyo One 還有一些因人而異的勸退點。
設計得太大,對於社恐來說不是好事,雖然考慮到了入耳的舒適度,戴出去還是非常扎眼,怕被路人的眼光追問這是什麼。
耳機個頭大,部分是因爲電池大,保證更長的續航。與手機藍牙配對,充電一次可以使用 16 小時,適合全天佩戴。但如果脫離手機,使用蜂窩模式,只能堅持大約一個半小時。
更爲重要的是,初創公司想要設計出一款出圈的藍牙耳機很難,有太多的大廠產品可以選擇,蘋果、三星、Google......
AirPods 曾被彭博社曝光,未來可能配備低分辨率的攝像頭,收集周身信息,再通過 AI 處理數據,協助日常生活。雖然想法非常早期,不一定變現,但大廠對爆品進行 AI 化改造,往往比名不見經傳的新品更有優勢。
如果就是要加入時髦的 AI 功能,也不一定需要從裏到外嶄新的硬件,完全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好用纔是真理,AI 功能也不求面面俱到,解決核心痛點就行。
比如,研發翻譯軟硬件產品的深圳公司 Wooask,推出了結合 ChatGPT 的新款觸屏耳機 TransBuds A8,支持實時翻譯 144 種語言,聲音傳到耳朵,文字則顯示在屏幕。
除了翻譯之外,A8 也有一些小亮點,雙擊耳機喚醒內置的聊天機器人,可以詢問天氣、交通情況等問題,但沒有那麼重要。
消費電子品牌 Nothing 也是這個思路,升級現有設備,而不是通過新的硬件重新發明輪子。
今年 4 月,Nothing 宣佈,在 Nothing 手機安裝了最新 Nothing OS 和 ChatGPT 的用戶,可以直接通過 Nothing 耳機與 ChatGPT 對話,聯網後捏住耳機便能激活。
捏住耳機就能和 AI 對話、問問題,本身就是很有意思的體驗,但它不能呼叫某人、設置鬧鐘、播放音樂,搜索也較慢,某些方面還不如傳統的語音助手。
好就好在,Nothing 不強迫用戶接受 AI,如果手機上不用 ChatGPT,體驗就不會有改變。
難道讓既有的硬件 AI 化,就是唯一正確的路嗎?
並不,偉大不能被計劃,漸進性創新的只能短期獲勝,但在大多數情況下,一款全新的 AI 硬件想要成功,條件確實非常苛刻。
現有的 AI 硬件,處理器、續航、便利度等都不如手機,比如 Ai Pin 用的是四年前的驍龍處理器,運行的是 Android 12 定製版。
同時,我們也還沒有看到,這些硬件如何以真正有用的方式讓 AI 落地。演示再漂亮,實操就是很尷尬,Rabbit R1 連鬧鐘都沒有,因爲來不及做,計劃在今年夏天的更新中推出。
哪怕我們迎來了 AI 時代,智能手機仍然具有巨大的慣性,因爲它是更低成本的交互選擇,可以內置 AI 應用,可以和有 AI 功能的硬件互動,用戶未必有改變使用習慣的理由。
AI 硬件要想成功,應該更加了解我們,以手機無法做到的方式,解決原來解決不了的問題,甚至代爲推理和執行,不僅僅是鬧鐘、音樂播放器、聊天逗悶子的。
不過,Iyo 創始人有一句話說得很好,他們想打造的是一款音頻計算機,開發依賴智能手機的設備可能更容易,但這也就斷絕了很多可能性,不能建造新的計算機、新的用戶界面。
從來如此便對嗎,不對。但在真正的 AI 硬件到來前,可能要先見證成批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