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與笑臉

牀旁早交接班時,我看到李阿姨坐在牀邊,望着桌上的飯菜發呆。交完班後,我主動上前問候:“李阿姨,飯菜都冷了,您怎麼還不喫呀?

李阿姨嘆了口氣,說道:“沒有胃口,不想喫。”我坐了來問:“怎麼了,願意和我說說嗎?”

李阿姨點了點頭說:“我這次就是因爲不想喫飯纔來住院的,來了以後每天打針,但是感覺一點效果都沒有。還是每天都不想喫,這怎麼辦呀?哎!”

我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問道:“是什麼時候開始沒有胃口的嗎?”

李阿姨說:“去年十月份之後,我就不想喫了。要不是……也許我也不會有這樣的問題。”

我見她欲言又止的模樣,便勸說道:“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嗎?您慢慢講一講,也許我們能商量出解決的辦法。”

李阿姨突然眼角發紅,豆珠大的淚滴從臉頰上滑落,她抽泣着說:“去年十月,我的老伴生病走了。想起他,我一點胃口都沒有,要不是還有孫子需要幫忙照顧,我恨不得和他一起走了算了,根本就不想喫飯。”我從抽屜裏拿出紙巾,給李阿姨輕輕擦了擦眼淚說:“李阿姨,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想惹起您的傷心事。也許我們試着聊一聊,能讓您的心情好受一些。您覺得給現在的心情取個什麼名字比較貼切呢?”

李阿姨想了想說:“傷心……不,還是叫思念吧。”

我:“那這種思念給您帶來了什麼影響呢?”

李阿姨:“對什麼都沒有興趣,更不想喫飯。”

我:“李阿姨,您和叔叔的感情一定很好吧。能不能講講你們以前的故事呢?”

李阿姨擦了擦眼睛說:“說起來也有些羞愧,以前總是他做飯給我喫,說要給我做一輩子飯。我這輩子和他在一起沒有什麼煩惱,他很照顧我,總是擔心我受苦受累。他走以後,其他的飯菜我都喫不慣,也不想喫,再也沒人對我能像他那樣好了。”

我:“李阿姨,能找到叔叔這樣的丈夫,真是福分呀。叔叔說要給您做一輩子飯,是爲什麼呢?”

李阿姨說:“他說油煙對身體不好,怕我勞累。唉,可是……”

我:“李阿姨,現在叔叔不能照顧您了,讓我們換個角度想想,叔叔最希望您過得怎麼樣?”

李阿姨說:“健康、快樂吧。”

我:“那叔叔看見您現在的狀態會怎麼想呢?”

李阿姨:“他一定不會放心的。”她頓了頓,接着說:“對,我現在過得好才能對得起他的照顧。我會盡量想開一點,好好活着。”

聽李阿姨這樣說,我笑了笑,從口袋裏取出一張卡片和一枚印章遞給她說:“嗯,李阿姨,您說得真好!對叔叔最好的思念是好好活着。這張卡片送給您。如果您心情不錯,就在上面給自己蓋一個笑臉吧,也許會給您帶來不一樣的感覺。”這張卡片類似於積分卡,上面有空白的圓圈,總共32個,每天開心的話就可以在上面蓋一個笑臉印章。

李阿姨向我表示感謝,見她心情轉好,我將飯菜加熱後遞給她,她開始喫飯後,我便離開了。

沒多久李阿姨的胃口就慢慢變好了一些,臉上開始有笑容了。出院時還拿着小卡片向我展示她蓋的笑臉,那一張張笑臉是李阿姨不斷調整自己心理狀態的證明呀!

敘事護理,也許就從一聲問候、一個動作開始,有時候引導患者換個角度思考,贈予一份小小的禮物,讓他們學會記錄,從而抒發、寄託情感,改變就在一點一滴地發生。

作者:徐晨
工作單位:湖北省第三人民醫院
審稿:高亞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