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錢是種很罕見的天賦,不要裝

戳👆職場 > 點右上角 … > 設為星標🌟

圖源:視覺中國

如果所有人都顯得像錢癡,這裏頭就一定有很多人在“作弊”。


既然我寫的是一篇談論人生價值觀的文章我就應該告訴你們金錢並不能帶來快樂,財富不能帶來充實,人們越來越富足卻越來越空虛,這是現代人的心靈悲劇--但是我不打算這麼寫。


我不打算這麼寫,不是因為我不同意這些說法,而是因為我並不認識特彆有錢的富人。所以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窮得隻剩下錢瞭,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孤獨地在金錢堆裏打滾,更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在醇酒美女的陪伴下,正為自己空虛的心靈而痛苦呻吟、夜不能寐。當然瞭,一些企業CEO天天在微博上叨叨叨,顯得挺有傾訴飢渴癥似的,但是這可能也是一種性格,而且也不見得多有代錶性。


如果撇開這些富豪不說,單說普通人,那根據我的觀察經驗,我倒不覺得人們這些年“越來越空虛”一定是件壞事。猛一看,我們當年好活得挺充實似的。你看那時候的照片就知道,大傢穿的一樣,錶情一樣,就連長相差不多都一個樣,洋溢著一種掏心捆肺的充實感。但這種充實感其實無非是知道自己十年後是什麼樣的踏實感。再說大傢過的都差不多。所有人都隻有燒餅可吃,你再摺騰它也不會變成披薩餅或者肉夾饃這時候心態就容易變得從容。要說一點都不鬱悶也未必,但總的來說,就是聽說你過得也不好,那我也就安心瞭。


空虛也好,失落也好,本身是一種小資以上人士纔配有的情調。一個飢民往往都是火急火地覓食,生活非常充實。而你如果不是二到一定程度的話,也絕不會怒斥非洲災荒中的難民:“你怎麼眼裏隻有糧食?有吃的就快樂瞭麼?”至於說現在很多青年的痛苦,我覺得不一定是太癡迷金錢導緻的,倒更像是缺少金錢導緻的。貧賤夫妻百事哀,房子要繳房租,孩子要喝奶粉,這些現實問題都是劉墉和林清玄無法替他們解決的。


我從沒特彆有錢過,但也從沒特彆窘迫過所以我無法教導大傢安貧樂道的道理,因為如果我處在一個貧窮的狀態下,恐怕滿腦子想的也都是錢。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我不是魚,但我看到被吊在魚鈎上的魚,也知道它們是不樂的。看它們扭來扭去的樣子就知道。我覺得這個時候如果要幫助這條魚,最要緊的是想辦法把它從鈎子上摘下來而不是說服它鈎子其實也是一種生活方式。


我這麼說,並非取消這個問題,而是限定它的邊界。現在這個社會當然有它的問題,這就像微博上有人形容的,我們正是“乍富還窮時候,最難將息”。越是這種過渡時候越能摺騰。我們就像吃到瞭有生以來第一個肉包子,驚喜交集吧唧嘴的動靜就容易特彆大。


之前有句很有名的話,一個姑娘在電視上說她寜肯坐在寶馬車上哭,也不願坐在自行車後麵笑。從理性的常識看,如果說這個姑娘說的話不是抽瘋,那還有什麼是抽瘋?坐寶馬車就是為瞭讓自己快樂,如果坐在寶馬車上就要哭為什麼還要坐呢?但是這句話也得到瞭很多共鳴。中國的聖人們一直強調中庸,但我們在近現代一直錶現得很不中庸,動不動就要抽瘋。比如說領導人英明,本來大傢心裏頭默默地慶幸也就是瞭,但大傢覺得不行,要跳忠字舞,要誓死捍衛,要爹親娘親沒有領導人親。這就是抽瘋。


現在換瞭一種抽法。本來錢確實是好東西大傢喜歡錢,默默地掙著、花著就是瞭。但是不行沒錢的攢幾個月的工資也要買LV包,體驗一下當有錢人的感覺。有錢的要帶著員工到飯店裏搶泔水吃,體驗一下當社會導師的感覺。電視上小姑娘要坐在寶馬車裏哭,現實中沒掙著錢的連學會都沒臉參加。整個社會染上瞭瞭成功飢渴癥。成功成瞭一種義務,成功者膨脹,不成功者焦灼。而成功的標準又特彆簡單、特彆單一,就是有錢。


我這個人物欲比較弱,也沒特彆窮過,所以雖然也很喜歡錢,但沒有體驗過那種極度的渴望。但對有這種極度渴望的人,我也完全理解,並沒有反對的意思。人各有癖,還有人狂熱地攢火柴盒呢,你管得著麼?


但我總覺得,按照概率,一個社會裏頭應該是形形色色、各種性格的人都有:有些人特彆望成功,有些人沒那麼渴望成功;有些人特彆渴望金錢,有些人沒那麼渴望金錢。這纔是原生態。如果所有人都顯得像錢癡,這裏頭就一定有很多人在“作弊”。就像有些女性為瞭不落在配偶的後麵,僞裝性高潮一樣,現在很多人也在為瞭不落在時代後麵,僞裝對金錢的“性高潮”。但是人生苦短,哪來得那麼多高潮?當然瞭,兩種僞裝之間也有區彆,就是前者知道自己在裝,後者則未必知道。


人是復雜的動物。我承認,世界上肯定有一部分人,能從財富中獲得極大的快樂,其強度足以彌補其他方麵的欠缺。這種人是有的。他們要是犧牲一切去求財,我覺得也是閤乎理性。但是這種對金錢的感受力絕不是每個人都有。為什麼有錢瞭未必就快樂?道理很簡單,就是你可能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愛錢。你心裏裝瞭好多東西專門留給錢的地兒,可能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大。


有錢就高興,這是一種很罕見的天賦,絕不是想模仿就能瞎模仿的。對錢的愛好,就像性能力、性需求一樣,每個人都不一樣,而大部分人都會高估自己的情況。陳冠希老師跟你的不同之處,難道隻是外貌條件這些東西麼,難道真的就沒有體力和興趣強度的差彆麼?


現在我們往往意識不到這一點。我們習慣用金錢來甄彆一個人的成敗得失。一個內心深處幷不渴望成功、並不渴望金錢的人,腦門上很快就被打上 loser的標簽。他們有著雙重的惑,就像一個人參加領導追悼會,卻偏偏流不齣淚來。看著周圍人都歇斯底裏的哭喊,他既內又害怕。直到他仔細迴憶人生經曆中的各種痛苦,終於淚如泉湧,纔終於覺得釋然,深信自己和周圍人一樣深深熱愛著領導。


來源:《職場》雜誌


往期精選

《當代班味青年自救手冊1.0版》遇到這3種人,請一定要深交


掃二維碼 | 關注我們 

幫助職場中的你 從聰明走嚮成功


版權聲明:部分圖源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聯係刪。“職場”所推送文章,除非確實無法確認,我們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與原作者取得聯係。若涉及版權問題,煩請原作者聯係我們,與您共同協商解決。聯係方式:729116156@ qq.com 微信:lailai950517


我認真把你的每一個在看 都當成瞭喜歡


點擊“閱讀原文”,關注職場